欢迎访问楚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政坛人物 >

女子曾冤枉老师强奸如今证清白:我内疚了41年

时间: 2019-02-27 09:1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专访人物】王佳芬,57岁,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黄琅区沙湾村人,目前定居陕西府谷。16岁时,她被迫承认与老师发生关系,冤枉老师奸污致其坐牢。后因不堪村里人说闲话,远嫁四川马边。如今,身患癌症、愧疚多年的她努力为老师脱罪。【专访背景】41年前,四川雷波县发生一桩奸污案。“教师陈加钱对本班女学生王佳芬,以培养升学为幌子,采用吃喝玩乐,金钱物质引诱,进行多次奸污。”经学生书面指证,陈加钱被判刑6年。

  16岁时,她被迫承认与老师发生关系,冤枉老师奸污致其坐牢。后因不堪村里人说闲话,远嫁四川马边。如今,身患癌症、愧疚多年的她努力为老师脱罪。

  41年前,四川雷波县发生一桩奸污案。“教师陈加钱对本班女学生王佳芬,以培养升学为幌子,采用吃喝玩乐,金钱物质引诱,进行多次奸污。”经学生书面指证,陈加钱被判刑6年。如今,74岁高龄的陈加钱仍在为翻案奔波。

  41年后,王佳芬回到雷波县,写下证明材料,称当年冤枉老师奸污。当初为何会冤枉老师呢?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8月1日,王佳芬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讲述这41年来的心理煎熬历程。

  王佳芬:1975年7月24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那年我16岁,白天要劳动挣工分,只能趁晚上去学校找老师,问一下我有没有被推荐上初中。晚上差不多10点,我到了他的宿舍,敲门进了屋,当时门一直是敞着的。还没说几句话,四个民兵闯进来,用绳子把我和老师捆绑起来。

  王佳芬:他们怀疑我们搞男女关系。那天晚上,我被绑着带到区公所一个小屋里。第二天一早,区妇联主任李志荣开始审问我,问我和老师到底什么关系?为何晚上去找他?我如实回答,他们不信。就这样,我被关了几天,每天都被反复问那几个问题。又过了两天,李志荣说,陈老师都交代了,我要再不承认,就继续关着我,还要把我捆起来去游街。我很害怕,就承认了。

  王佳芬:我当时年纪小,我真的很害怕,我只想出去。我不承认,他们不让我出去。后来,听说陈老师被劳改了,我一直很内疚。但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我的人生也被毁了。

  王佳芬:我承认了跟陈老师搞男女关系当天就被放了。我父亲去接我,当时在回家的路上,我就不想活了,女孩子的清白最重要,我想跳河死了算了。但是父亲拉住我,我是冤枉的,要继续活下去才能证明清白,死了这辈子就只能背着这个污名了。我想想也是,自己是清白的,为什么要去死?也就放弃了寻死的念头。

  王佳芬:这件事情让我家人都感觉抬不起头。我16岁出了这种事情,忍受了4年村里人的闲线年的日子有多难熬你们可想而知。我也是性格很要强的人,我也不怕他们,同学骂我,我就回骂,有时候还打架。

  王佳芬:其实,那4年里很多人来介绍相亲,我当时还觉得奇怪,他们不在乎那件事吗?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觉得,娶我不用给彩礼,想讨个便宜。于是,所有相亲的,我全部都拒绝了。

  20岁那年,我姐姐在西林农场工作,她给我介绍了个男人,他老家在马边县,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当时就想,嫁到那么远的地方,他们说我骂我,我也听不见,也没人认识我,总算能摆脱那件事了。我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没有任何仪式,我带着母亲准备的一床铺盖嫁了过去。

  王佳芬:我们见面时我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我说我是冤枉的,他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很感动,但我觉得他不相信我。于是,我就去卫生院检查,看的妇科,人家一检查说我是处女。

  王佳芬:我出来后,也想过做检查。但没钱也没关系,也不懂怎么去证明清白,觉得做检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就认命了。在马边做检查,当时也没有给我出书面手续,也是图个心安,不想影响我跟我男人的关系。嫁都嫁了,男人知道我清白就行了。

  王佳芬:1981年12月的一天,我从地里回来,在自家院子里看到了陈老师和另外一个人。我才知道陈老师坐了6年牢,一直在申诉,希望我帮他翻案。

  虽然嫁到马边,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时常还会想起那件事,会后悔、会内疚。陈老师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决定给他作证,写了个证明材料,说陈老师是被冤枉的,写完还按了手印。当时,我觉得解脱了,多年的愧疚总算有了交代,证明了老师的清白。

  王佳芬:写了证明材料一年多后,老家几个人到马边来找我。他们跟我说,陈老师在翻案,他提供了我的证明材料,还问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我写的。他们又说,如果陈老师被冤枉坐了6年牢,那我也要坐6年,因为当时是我冤枉了他,我也犯了法。我当时很害怕,不想坐牢,我已经为撒谎付出了代价,我好不容易重新生活。我最后只能再次撒谎,说证明材料不是我写的。

  王佳芬:大概2013年,我在陕西府谷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因为伪造证据又坐了3年牢。他说他还在翻案,出来后又去马边找我,找了很多年,在帮我妹夫的哥哥打官司时,打听到我在陕西,要到我的电话。他问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我说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王佳芬:因为家庭变故。陈老师到马边见我没多久,我就跟马边的那个男人离婚了,我们的婚后生活也不怎么顺畅。我打了几年工,遇到了现在的男人。他是陕西人,到四川旅游时,我们认识了。1998年,我就跟他搬到了陕西府谷,他在这边做生意。

  王佳芬:我患癌症十几年了,在全国到处治病,现在病情算是稳定了。但免疫力很差,身体要是抵抗不住,癌症复发了,这辈子也就到头了。陈老师当时是公办老师,本来有着很好的人生。他的很多同事,都领着退休金享受天伦之乐,而陈老师还在为翻案奔波。我不想带着污名进棺材,我想还陈老师一个清白,还了这个债也算了了最后的心愿,他清白也就为我正名了。

  王佳芬:生病后,我待在家没事就看电视。我爱看法治节目,特别是央视12频道,讲各种冤假错案如何平反的。我看到了赵作海案、看到聂树斌案,看到了陈满案,就常常想起陈老师的案子,我看到了希望,但又担心自己没钱没关系,还有可能坐牢,一直下不了决心。今年年初,陈满无罪释放,我就下定决心,帮陈老师翻案。

  今年3月份,我回老家看病,去见了陈老师。30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先请求陈老师原谅。我告诉他,我要帮他翻案,请人写了证明材料。我跟陈老师保证,这次再也不会像上次那样改口了,就算是坐牢,我也要还陈老师清白。

  王佳芬:我就怕现在的男人知道这件事。这次回老家看病,决定帮老师翻案,我也一直瞒着他。但是有媒体报道了,我儿子打电话来,很不赞同我翻案,觉得丢人。我男人也打电话来,我们在电话里一直吵架。我真的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但是不管他们同不同意,翻案是我自己的事。我这次是下定决心了,不管最后能不能翻案,我都会坚持下去。

  王佳芬:我写了证明材料,递交给雷波县检察院。我们还找到了证人。当年审问我的区妇联主任李志荣还在世。她虽然瘫痪在床,但意识还很清醒,她同意帮我们作证。

  王佳芬:检察院已经受理了陈老师的申诉,目前正处于立案复查阶段。我们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检察院对我们的态度很积极。检察长还亲自与我们见面,称会在一个月内给我们答复。对于翻案结果,我们抱着期待但没有把握。

  王佳芬:这件事情,我内疚了41年,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我这一辈子,没有钱,没有亲戚朋友帮忙,现在也是靠一人之力在翻案,我真的不知道最终能不能翻案,只能把自己应该做的尽力做完。(华商报记者 袁金会)

  儋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二大队洪奇俊介绍,以往农村犯罪嫌疑人知识文化偏低,如今犯罪嫌疑人“不断升级”,利用互联网等高科技进行诈骗。儋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有武表示,近年来,电信诈骗团伙作案窝点也从乡镇、村庄转移到山岭上,作案手法越来越科技化、隐蔽化,...[详细]

  小新(化名)的爸爸酒量不错,平时吃饭总要来一瓶啤酒,他还有个愿望,把儿子也培养成“千杯不醉”。年复一年,小新渐渐长大,酒量也见长,平时拿啤酒当饮料,喝一大碗面不改色。[详细]

  8月3日下午5时许,有人在朋友圈爆出一起恶性事件:永善一男子因老婆离家出走,竟拿不到4岁的亲生孩子下手。朋友圈图片显示:男孩受伤严重,眼睛被打肿,大小腿有多处伤痕。还搭配自拍照称“我曾经说过我要死我会让你们先死”并跟帖“从今天开始见一个杀一个”。[详细]

  8月1日下午,一香港籍男子背包藏匿两瓶人体精液试剂企图出境,被罗湖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截获。该男子自述试剂为人体精液,欲从内地携带至香港某机构做人工授孕,并从中收取费用。[详细]

  8月3日,中国体育代表团成员在参加中国代表团升旗仪式前合影留念。”经官方确认,曾在2012年仁川亚运会上出任中国代表团旗手的击剑运动员雷声将再担大任,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带领中国队入场。[详细]

  据新华社电俄罗斯远东发展部长加卢什卡8月1日表示,截至目前,俄罗斯远东地区吸引的总投资中15%来自中国。加卢什卡表示,他希望看到双方更多合作项目,如共同开发中国东北和滨海边疆区之间的运输走廊项目、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他还希望中国参与俄罗斯北方海上...[详细]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主办:楚州新闻网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 邮编:100142
Copyright©2013 www.jscz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楚州新闻网
苏ICP备102195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