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楚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治生活 >

周泓洁: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

时间: 2019-04-02 06:4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在我的骨子里,有热爱诗歌的因子,而且活跃得很。有时,我甚至错误地认为,就是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不清不楚到热爱。

  周泓洁,男,汉族,1982年仲秋生于贵州纳雍。四川大学毕业。记者、编辑。中学时代即开始发表作品,有诗文散见于《语文报》《全国中学生优秀作文选》《辽宁青年》《绿风》《散文诗》《青春诗歌》《诗歌报月刊》《小小说》《当代贵州》《贵州日报》等报刊杂志。贵州省中国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曾任贵州省纳雍县第二中学绿荫文学社社长,《大开发诗刊》编辑,《贵州政协报》记者、编辑,《教师文艺》杂志编辑部主任,《法制生活报》记者部主任、编辑部主任、周刊部主任,现任多彩贵州网大健康频道总监,居贵阳。

  蒋能:羊场乡是你出生的地方,在其115.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乏肥沃的诗歌土壤,也孕育了不少写诗之人,我所知道的就有程韵、李厚安、陈炜、闵云霄、朱永富和你。你们都是生于斯长于斯,并通过求学考取功名,走出大山,拥有着编辑、记者、作家、教师等不错的职业和稳定的收入,然而写诗是个清苦活,你们依然坚持不懈、执著追求,令人肃然起敬。纵览你们的诗,或多或少都浸润着故乡情结,特别是从你的诗中,我品出了浓浓的乡愁,故乡的山川风物和民俗旧事等等意象都得以极尽的表达。那么,故乡在你的诗歌创作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周泓洁:我想我还是有必要说说我的故土情结。我生在纳雍县羊场乡,不言而喻,小了说,羊场是我的故乡,大了说,纳雍是我的故乡。

  羊场乡地处县城西北部,特别是我的族人所在的布都块梁子,那是一个三县交界的地方,有道是抽一支烟的工夫就能横跨三个县。小时候,准确地说是从上小学四年级起,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样一个特殊地理环境下的村庄就是我的故乡。此前,我是在父亲工作的邻乡启蒙的,在乡中心小学读书,相较村小,条件自然要好,且生活半径不超出父亲工作地3公里,对乡村生活现状完全没有概念,我对故乡二字的辨识度也相当模糊。后因父亲调回羊场乡工作,举家迁徙,我也转到出生地村小就读,从安顿下来的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切都变得陌生而亲切。

  也许是源于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天性,祖屋的一砖一瓦、半脱产教师占据大半壁江山的村小以及那些环绕村庄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山坡上的牲畜和农作物,族中长辈或小伙伴常常念叨山村的玄幻,特别是倚村俯瞰,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据说通往乌江源流……让我简单地将故乡定义如是。

  事实上,今天来看,故乡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也是我永远不愿戒也戒不断的故乡情结,因为故乡给了我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特别是我以故乡风物为主题的作文一次次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讲台念诵后,我心中不止一次对故乡产生过相见恨晚的情愫,这种情愫甚至传染了后来我的诗歌创作。

  蒋能:我知道你写诗很久了,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在网络却很少见到你的诗。2011年9月,我主持的诗歌民刊《一首诗》选用了你的诗歌《2010,儿子的花园》,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对你的了解,一直停留在这首诗上。“鸽子花城·诗乡纳雍”2017年笔会之后,你发来两首关于纳雍的诗歌《奔流,总溪河》和《向左走盐井坝,向右走厍东关》,这两首诗让我再次领略了你的诗写功力。这么多年来,你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写作状态,或者生活状态?

  周泓洁:严格来说,我不算诗人,更谈不上诗写功力,如果要让我和那些美丽的文字扯上关系,我顶多算个媒体人或者文字工作者。但是,我清清楚楚感觉到,在我的骨子里,有热爱诗歌的因子,而且活跃得很。有时,我甚至错误地认为,就是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不清不楚到热爱。我热爱诗歌,因为她有分行的错落别致;我热爱诗歌,因为她易于朴素而深情的表达;我热爱诗歌,因为她开启了阅读人类和社会心灵的窗棂……

  《2010,儿子的花园》,这首诗是我组诗《时光,时光》中的一首,创作初衷是源于与2岁的儿子的一次游戏,我在嬉闹中,充分感受到家的温暖和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我于是写下这首诗,算是承诺要为儿子健康成长构筑一个坚实的堡垒吧!

  《奔流,总溪河》和《向左走盐井坝,向右走厍东关》两首诗也是有感而发,应笔会之邀,同时寄托对故乡一片深情,也憧憬故乡的美好未来。总溪河、樱桃、祖辈的传承、各族山民兄弟姐妹、浩浩荡荡的流水诸多意向的自由组合,看似很随意,其实是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凝结了祖祖辈辈的辛劳,也释放出各族儿女的欢笑。

  可以说,多年来,我的创作就是这样一次次周而复始的真我的展现。写作,对于我而言,是职业。写新闻为主,写诗歌、散文、小说为辅。时时刻刻与文字打交道,难免厌倦。所以,诗歌这种精短的文学体裁成了我释放压力或者说调节身心的良师益友。有时候,我还会把这种减压和调理想象成与闺蜜对话。日久生情,生活中,我甚至感觉自己对诗歌的依赖,竟然可以与人民币媲美。特别是在互联网+、链传播时代,微信带给我们的即时传播体验,写作或阅读俨然已是我生活的必修课。

  蒋能:“鸽子花城·诗乡纳雍”2017年笔会之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在朋友圈里,我看到你不时地发表诗作。我读过贵州都市报首席记者吴华文章《让蚊子读懂乡愁》之后,我才知道你就要出版诗集了,诗集取名《睡太阳,玩月亮》,初看书名,吓我一跳。请你介绍一下这部诗集。

  周泓洁:吓人不是我的本意。诗集取名《睡太阳,玩月亮》同样与我的职业习惯有关,当然有损身心健康。因为10多年的新闻从业生涯,主要做深度新闻,总是需要一个为独立思考提供方便的宁静空间,我常常选择在夜深人静时开始写作。这种时候,妻儿已进入梦乡,我能更加专注专心。如此,常常会一晚通宵,总是处在亢奋中,手指断断续续敲击着键盘,脑海里是不断更替的措辞,当最终写就几千或上万字一篇深度新闻时,已至天明。而这时,成就感和睡意也总是同时驾到。妻子为此,就常常戏谑,说我是“睡太阳、玩月亮”,我也写了一首诗,题为《睡太阳,玩月亮》,前段时间,朋友相邀出集子,我灵机一动,也将诗集命名《睡太阳,玩月亮》,好让妻子对她的戏言成著刻骨铭心。

  其实,“睡太阳、玩月亮”正是我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为了改变这样的不良习惯,我现在正在努力学着改变。因为:“黑夜里,我也想睡觉/可以继续白天的梦想/抑或胡思乱想/但那几乎是奢望”,所以:“我发誓,要与过去一刀两断/只要强迫症男子同意/只要怀春少女同意/甚至只要那一只蚊子同意/睡太阳,玩月亮?/滚一边去”。

  我的诗集《睡太阳,玩月亮》与王家洋、杨朝东、宋俊宏几位诗兄的集子共同组成酉岸诗丛,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主要搜录我近两年的诗作,同时选编了我20年诗路历程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分为写意生存、乡愁记忆、情感涟漪、季节物语、抒情命题五个主题,共60余首(组),当然,《睡太阳,玩月亮》这一首也在其中。从这本诗集可以看出,我只是平静地表达我的沉稳、朴实、率性和随意,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我只想通过知性书写和辩证体悟,在生活的浮尘里,力图展现生命本源和生活的本真。作为一个从大山深处一步步走出来的人,我要把这点点深情的笔墨,泼洒在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把山冈、落日、枯井、河流、林草、雾岚、母亲、初恋情人等意象组成的一幅立体乡村生活美图,一一呈现出来。

  蒋能:你的诗歌自然朴实,读来让人心生愉悦。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些诗作?你认为一首好诗应该具备哪些条件,请你谈谈自己的观点?

  周泓洁:按照“女为悦己者容”的逻辑,我想“诗亦可为悦己者作”,希望你也能感染这样的幸福。这些年来,我长长短短写了几百首诗,而我自己满意的并不多。《睡太阳,玩月亮》算一首吧,还有一首就是《浣纱姑娘》我也很喜欢,现在仍可朗朗上口:“从故乡出发的雪/拉着岁月的手/真想走走土路/去浣纱的地方//酋水河畔的姑娘/站着触摸春天//深夜/爱情像个闹钟/摁一下就停//那些花儿啊/一朵都没回家”,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喜欢,或者说这是不是一首好诗,好在哪里?我想借用一位诗兄为我诗集作序时的几句话来与大家共勉:“周泓洁诗歌的可贵之处,在于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够用一两句恰到好处的词句,点燃诗歌,照亮自己。”(吴华语)

  当然,我不敢妄言“在关键时刻,用一两句词句,点燃诗歌。”可以算是一首好诗的必备条件,但至少应是其中之一。如果把品读一首好诗的过程比作品尝一杯美酒的话,我想,从诗题到每一行诗句进入我们的瞳孔开始,并逐步入脑入心的过程,和一杯美酒从瓶中倒出开始散发芳香,触动我们的嗅觉,在通过我们的嘴唇,慢慢进入口腔、食道、直至与胃液混为一体的过程,那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不过,也只是某一两句或某一两杯,可以撩拨我们的情感骤然升温,会让我们顿感身心愉悦,我们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某些事物的认识,又多了一个层面。相信海子的诗,也只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最为脍炙人口。

  蒋能:你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开始诗歌创作的?一般在什么状态下写诗?主要进行哪些题材的诗歌创作?发表、出版了哪些作品?参加过哪些重大文学活动?获得过哪些文学奖项?

  周泓洁:坦白说,我写诗,好像也很功利,因为初为人诗便为博取一位女同学的芳心。彼时,我们还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我创作诗歌的动力,并且成了我诗中的美好意向。还记得我历经几个夜晚的砌词打磨,终于成稿。

  “你的笑容像杜鹃花开的样子/时时让我心醉/你的身影有阳光的魔力/我情不自禁跟随//我一直以为/看见花开,就看见你/我永远坚信/沐浴阳光,就能拥抱你”这就是为追求那位女同学写下的诗。当时的中学校园追女孩流行写情书,谁的情书被女孩收下,就意味着女孩对谁有好感。这是很有面子的事情。而我在班里年纪最小,很多同学都把我当作小弟甚至小孩,所以怕写长长的情书被女孩拒绝会尴尬,所以就绞尽脑汁想了几句溢美之词,用以投石问路。当我唯唯诺诺地将羞涩又稚嫩的几行诗句递给她时,她居然没有拒绝我。在我看来,这只是情书的缩写,也不知道算不算诗。但不小心被老师发现后,居然说我偷偷写情诗,让我好一阵激动,内心全然没有被批评的不悦。心想:为了这首情诗,我还专门到父亲的办公室找来《贵州日报》《毕节日报》等报刊找到文学版块阅读,特别是那些诗歌读了一遍又一遍,看来没有白费。从此,我对诗歌的热爱迅速升温,且一发不可收。

  渐渐地,我的诗歌创作也不再满足于这种书写的、一对一的传播方式。我试着开始投稿,用父母给的零花钱买来方格稿纸,工整地将写在笔记本上的诗句誊抄下来,并按照平时搜集到的报刊地址邮寄出去。就这样,一次、两次、无数次杳无音讯,但我并未放弃。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16岁那年,我的诗歌《早晨的锄铃声》登上了《全国中学优秀作文选》,变成铅字,激动之情溢于言表。10多天后,还将生平第一次领取的稿费邀请几个同学一起,小撮了一顿烙锅洋芋。后来,这样的庆祝也频繁起来,不仅因为我的诗歌接连发表,还因为身边的同学在我的影响下,也不断有作品见诸报刊杂志。

  那些岁月,现在想起来还很惬意。因为诗歌,我成了学校文学社团的一员,因为诗歌,我学会了喝酒。加入社团,圈内都是文学爱好者,这为我的创作提供了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特别是,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酒是必不可少的,而且酒后谈诗歌,会很尽兴。酒是个好东西,大家诗兄诗弟在一起,用诗歌下酒,骚客的风采展露无遗。醉了再飙上两句诗,堪称经典。我们以缪斯的信徒自称,无论什么时候,对诗歌的虔诚度简直可用“诗歌之外已无物”来形容。也得益于这样的狂热,在中学生涯结束之前,我陆续在《语文报》《青春诗歌》《绿风》诗刊、《诗歌报》月刊等报刊发表了几十首诗歌。

  今天,我依然在坚持写诗,以后也将坚持下去。创作题材也不断在拓宽,也不只为爱情和亲情浅唱低吟,颂祖国大好河山、赞人民生活富足、歌时政发展坚韧,但是刊发的却少之又少,主要在微信朋友圈晒晒。生活中,也时常参加一些诗歌活动,有时就着酒兴朗诵两首自己的诗歌,沉湎于诗友间的洒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众乐乐,感觉酣畅淋漓。至于要拿个什么文学大奖之类的,恐怕只能停留在梦想阶段了。

  蒋能:你是一名记者、编辑,长期行走贵州各地,你如何看待纳雍的现代诗歌生态?你认为纳雍现代诗歌在贵州处于什么位置?在全国处于什么位置?做出判断的理由是什么?你认为纳雍现代诗歌存在哪些短板?应该如何扬长避短?需要怎样的发展方向?

  周泓洁:我是一名记者、编辑不假,长期行走贵州各地也不假,但是要从一位新闻从业者角度看待纳雍诗歌生态,很费思量。纵观纳雍诗歌发展史,自上世纪中叶便播下希望之种子,经一代一代纳雍人的辛勤耕耘,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时至今日,这果实随着代际传承或自觉发展不断丰硕。丰收的喜悦不仅来自纳雍本土,通过近年来几场以诗歌为主题的大型活动的开展,“诗乡纳雍”这张名片已然唱响贵州,唱响中国,我们更加期待唱响世界。当然,这些成绩的取得,与我们整个民族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分不开,与各级党委政府对文化的重视分不开,诗歌在纳雍,已作别隐态写作时代,正健康有序繁衍。

  但是,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诗歌创作是文学创作,其本质是美,不仅仅是语言文字的美,还应是生活的美,需要通过诗歌这种形式来传播。如何传播,传播力度够不够,就应早日提上议事日程。同时,囿于纳雍年轻一代的诗歌创作者创作题材大多是风花雪月、故土难离的一些浅层表达,没有更多彰显生命厚重感的作品问世,目前代际传承似乎有点青黄不接,这也不容忽视,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周泓洁: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如果未来要将纳雍诗人诗作编入教材,让我们的后人记住我们,记住我们的诗歌的话,我想应该像现在我们记住屈原、记住唐宋八大家一样。不过,在纳雍这样一个盛产诗歌和诗人的地方,要选代表,还真不容易。因为选,需要规则或者说标准,但是诗歌的评价没有具体的标准,而诗人的评价主要依附于文本。如果按照诗人出生年代先后为序,再量化其创作活跃度,以及诗歌作品数量及产生的影响来评价,我想,统计统计可以得出答案。也可以按照主要创作题材风格来评价,就像分创作派别一样,豪放派、婉约派、不一而足,只要诗人本身认可其属于何派别,同样不难。

  当然,纳雍诗人比较多,优秀者亦不少。在我的认知范围内,上世纪中叶前后出生的诗人不多,极具代表性的当属宋新宇、段扬、程韵,60年代出生的诗人是纳雍诗人方阵的中坚力量,至今仍然很活跃,如陈绍陟、居一、田庆中、空空、西篱、王家洋、睁眠、李枝能等,70至80年代出生的诗人也不少,李东、王庆、王晋、蔡利亚(胡树彬)、闵云霄、朱永富、徐源、李光明、杨刚等最较突出,90年代出生的诗人中,活跃度最高的应是左安军、陈再雄、李昕、鲁海等。

  周泓洁:去年,中办和国办联合下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是首次以形式专题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们践行习总书记“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是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题中应有之义”重要论述的行动纲领。十八大以来,中华文化日益受到党和国家最高层重视,文化自信成为整个国家的热词,被视为“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如何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意见》列出七大重点任务,滋养文艺创作赫然在列。

  “诗乡纳雍”作为纳雍文化建设的一张重要名片,如何唱得更加响亮?应以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为总要求,以滋养文艺创作为总抓手,以“诗乡纳雍”文化阵地建设、队伍建设、和影响力建设为主要内容,建立党委政府主导下的“诗乡纳雍”文化建设平台实施主体,结合大扶贫、大生态、大数据、大健康、大旅游几大战略发展方向,充分利用现代传媒技术实现跨界融合,全力打造一个符合纳雍实际的“诗乡纳雍”文化建设体系,确保有建设资金、有建设人才、有建设思路、有建设成效;确保普惠文艺创作、普惠脱贫攻坚、普惠经济建设、普惠社会发展。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主办:楚州新闻网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 邮编:100142
Copyright©2013 www.jscz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楚州新闻网
苏ICP备102195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